一阵儿疯

村上春树的《眠》里有一段话,大致意思是女主人公,因为给孩子起名字的事跟婆婆吵架,男主人在一旁不出声,也没有表明站在哪一边。女主人公说,丈夫对此一言未发,光在旁边看着我们。是那时使我失去受丈夫保护的真感的。
看到这段话的时候,感同身受。如果说,结婚以后失去什么的话,大概就是这个吧。